<code id='k7o8a'><strong id='k7o8a'></strong></code>
  • <tr id='k7o8a'><strong id='k7o8a'></strong><small id='k7o8a'></small><button id='k7o8a'></button><li id='k7o8a'><noscript id='k7o8a'><big id='k7o8a'></big><dt id='k7o8a'></dt></noscript></li></tr><ol id='k7o8a'><table id='k7o8a'><blockquote id='k7o8a'><tbody id='k7o8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7o8a'></u><kbd id='k7o8a'><kbd id='k7o8a'></kbd></kbd>
    1. <fieldset id='k7o8a'></fieldset>

        <acronym id='k7o8a'><em id='k7o8a'></em><td id='k7o8a'><div id='k7o8a'></div></td></acronym><address id='k7o8a'><big id='k7o8a'><big id='k7o8a'></big><legend id='k7o8a'></legend></big></address>
        <ins id='k7o8a'></ins>

            <span id='k7o8a'></span>

            <i id='k7o8a'></i>
            <dl id='k7o8a'></dl>

            <i id='k7o8a'><div id='k7o8a'><ins id='k7o8a'></ins></div></i>

            全國政協委員薛亮:關於貧困地區兒童教育啟智的思考

            • 时间:
            • 浏览:60

            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書畫院院長、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 薛亮

              5月23日,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的文藝界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美術傢協會副主席、江蘇省書畫院院長薛亮接受新華網專訪,就貧困地區兒童教育啟智的問題提出建議。

              2020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之年,是“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薛亮認為,對貧困地區的扶持,不僅僅是物質上的扶持,更應該包括啟智脫貧。2015年以來,國務院頒佈瞭《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等一系列政策文件,要求著力加強教育脫貧,大幅提升貧困地區教育基本公平服務水平,讓貧困傢庭子女都能接受公平有素質的教育,阻斷貧困因認知差異而代際傳遞。為瞭解更多實際情況,薛亮多次隻身去大別山山區進行實地調研。掌握瞭很多貧困地區教育的一手資料後,作為全國政協委員,他深深地感受到肩膀上的責任重大,他要為大山裡的孩子們能接受更好的教育“鼓與呼”。

              適當增加貧困地區教師編制

              薛亮建議:“將公平教育理念提高到立法層次,把為貧困地區所有兒童提供高質量的教育上升為教育理念。國傢和地方對貧困地區的教育支持政策應有所側重,包括經費劃撥、師資的配備以及監管和效果的評估等,為地方教育的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法律保障。”

              在調研過程中,薛亮發現不少落後地區的教育現實狀欣賞人體 況是:由於缺乏基本的師資配備,一些散落在各處的鄉村教學點班級學生人數少,有的甚至隻能混齡上課,師資數量嚴重短缺。對此,他憂心忡忡,並為此提議道:“鑒於貧困地區現狀,必須適當增加公辦教師編制。各地市區有充足師資的公辦學校,應規定老師輪流到偏遠地區執教,以避免因經濟差異而形成的不對等教育。”

              實施異地差異性的經費分配制度

              在經過兩個月的實地調研後,薛亮發現,目前仍有很多貧困地區的學校連基本的教學用具、體育器材都不具備,經費倒掛現象依然存在。尤其是偏僻山村學校的教室、居住、衛生等條件極差,遠遠無法保障孩子們身心的健康成長。為此,他建議要適當增加學校最基本的專項經費,給孩子創造無憂的生活和學習條件,並且對成績優異的學生提供額外的勵志獎、助學金。

              另外,根據不同區域學校的實際發展水平,應當給予差異性的財政撥款,應出臺詳細規定,明確可愛美女不同類型學校應獲得的國傢財政經費資助數額。各項資助經費應精準投放,並且有施用詳細表格以備嚴格審計。

              提高貧困地區非公辦教師的待遇

              在調研中,薛亮還發現,在貧困地區,因教師匱乏而選聘的合同老師或代課老菠蘿視頻最新版本免費下載師,與公辦教師的收入存在很大差距。以陜西省商洛地區為例,該地區的民辦老師和代課老師在偏僻的鄉村學校任教,每月僅有1200—1600元工資。部分老師因為生活所迫無法堅持教育事業而另擇他業。

              面對這樣的現狀,薛亮建議,首先,應該提高非公辦老師的待遇,穩定整體師資團隊,完善教師人才的梯隊建設;其次,要增加專業培訓機會,還要提供多種形式的異地交流、學習,多與大城市的現代化學校開展共建活動;最後,要給貧困地區教師更多的人文關懷,解除教師的後顧之憂,讓教師真正安心紮根,一心從教。

              適當補充社會教育和職業教育

              對於那些接受瞭九年義務教育後,實際學業還沒有達到初中水平的貧困地區的孩子們,薛亮對他們的生計和發展也非常關心。

              他認為,要想提升這些孩子的生存和生活能力,培養他們的職業技能至關重要。為此,他建議增加貧困地區的社會教育和職業教育,將職業學習作為義務教育的後續補充,讓這樣的孩子也能擁有改善現有生活現狀的意識和技能。

              完善教育扶貧項目的監管制度

              對於如何完善項目的監管制度,薛亮經過深度調研後,也給出瞭他的建議。他認為,項目的監管可以與問責制相結合,對地區、學校進行分層考核評估。地區層面,可采取領導負責制,組織部門要對地區教育主管領導嚴格問責。學校層面,可實行績效獎勵機制,對學校在某一階段內的教學質量進行評估。在結合地域的條件下,將評估結果向社會公開。

              “教育扶貧、教育啟智為貧困地區帶來的影響將是深遠的、根本的。其結果將是未來的啟智、脫貧,減少甚至是消除教育欠缺對於個人能力發展的削弱,培養人的生秉之質,讓優秀的人才不因‘地僻教弱’而致埋沒。正如中國古語所言:‘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薛亮期望偏遠地區的教育能夠與發達地區同行。